2017年2月20日 星期一

《血型的秘密》A型血的典型代表

歡迎按讚加入fb分享星粉絲團


分享星星▼TOP / 最新文章 / 血型的秘密
來自星譯社: 王小亞
原著:約爾格• 艾克曼(有刪節)


《血型的秘密》A型血的典型代表


 您知道巴拿馬嗎?那只小老虎和小熊在雅諾施(Janosch)的可愛故事中尋找它們夢中的地方,但是卻不知不覺地回到了家鄉。"噢,老虎!"小熊每天說道,"多好啊,我們找到了巴拿馬,不是嗎?""是啊,"小老虎說道,"我們夢中的地方!我們不再需要,再也不需要離開了。"


  A型血的人就是這樣:親愛的上帝賜予他們難以想象的許多機會。其他血型的人不會像A型血人在表現類型上有那樣明顯的區別。著名的代表人物有:阿道夫·希特勒(AdolfHitler)、黑夏德·M.尼克松(RichardM.Nixon)和奧斯卡·拉方丹(OskarLafontaine)、IBM的老板漢斯·奧拉夫·亨克爾(Hans-OlafHenkel),以及歌手雪兒(Cher)。


  漢斯·奧拉夫·亨克爾,前德國工業協會(BDI)主席以及德國IBM公司總經理,是A型血中的一員。他有意挑釁地說道:德國是一個"當代的安樂國,在這裏,被烤熟的鴿子比孵化的還要多"。他不會特別敏感地對待他的對手,因為這與他的願望有關。他在所著的書《自由的力量》中寫了一句不太受歡迎的話:"即使當強者變得虛弱時,弱者也不會變得更強。"然而,這種言論卻因為值得人們再三思考,而被保留在電台的早禱詞中。從前,亨克爾曾要求將社會保險私有化,今天這成為了養老金政策方面的最高智慧。他經常去感覺即將發生什麽,什麽應該思考以及改變,並且超前於自己的時代。即使連被罵"穿著條紋西裝的野蠻人"或者"煽動者",也不能改變他相當強大的自信。在這期間,許多事對他都不起作用,他覺得他的內心根本沒有被擊中。


  一切都十分正常!占世界人口40%的A型血人要麽膽怯並逃避沖突,要麽作為偉大的提醒者清楚地知道什麽必須改變,這就是地球上紛爭和戰火不斷的原因。一部分人知道,其他人在做什麽,並知道該讓他們幹什麽,而當這些人毫不反抗的時候,他們就會被壓制。


  A型血的人一般不具有攻擊性,鬥爭不能給他們帶來快感。他們在鬥爭的情景下會突然表示退出,借此暗地裏懲罰其他人。您還記得奧斯卡·拉方丹和他在1999年5月的引退嗎?政治生活的喜怒哀樂使這個來自薩爾州的人一再浮沈,有時候,他看起來就好像缺少堅定的氣息一樣。


  拉方丹是第一次全德會議選舉中社會民主黨的總理候選人,但他落選了。這對於一個A型血人來說十分痛苦,而且這位政治家必須在這次挫敗後舔舐自己的傷口,他背棄了議會黨團及黨內的主席職位,並且退回到自己家鄉所提供的安全感中--我的家是我的宮殿。


  1994年,他再次和總理候選人魯道夫·沙爾平(RudolfScharping)以及格哈德·施羅德(GerhardSchrder)一起出現在領頭的馬車上。1995年他通過一個小時的充滿激情的演講贏得了黨代表大會上多數人的支持,並成功地把軟弱的魯道夫·沙爾平擠到旁邊。作為一個天生的提醒者,拉方丹為自己的政黨操心,並本能地認識到了現在穩固的基礎需要什麽--一個前景。不假思索地,人們選擇了這個薩爾州人作為接班人,而放棄了沙爾平。


  然而,他是一個為了滿足政治野心而全力以赴的人嗎?這並不符合他的血型特征。A型血人會表現出最佳狀態,當他們為某事而擔心,或者為社會利益而奮鬥的時候。當然他們也會承擔起責任,但他們很少為了這個目的。


  與血型相符,奧斯卡·拉方丹退居二線。當格哈德·施羅德於1998年在下薩克森州的選舉中獲勝的時候,拉方丹理所當然地將他提名為社會民主黨的聯邦總理候選人。這並不只是考慮力量對比,而是這些行為符合A型血人的典型性格特征--隱蔽地處理。接著施羅德將拉方丹任命為他的政府隊伍中的財政部長。


  但是在1999年5月,奧斯卡·拉方丹就突然引退了,整整三天沒有對自己的行為作出任何解釋。他於同年底出版的書《心臟在左邊跳動》中才報了一箭之仇。在書中,這位政治家公開了自己的許多本質。那次引退是"與內心的痛苦相連的,對我來說,就如其他成員一樣,政黨就是我的故鄉、我的家。當下人們還在尋找溫暖以及安全感。"他還進一步寫到了"人組成的集體……每個人互相承擔責任。"


  故鄉、家庭、溫暖、安全感、集體、互相承擔責任,這些對於A型血人來說是最寶貴的,並不是矯揉造作。這種感覺不容踐踏,而人們也無法觸碰到這些人的內心。


  拉方丹做不到虛假妥協讓步,他只堅持說實話以及信任。而且當然"不允許社會民主黨出賣自己的靈魂"。


  在拉方丹的書中,您可以感受到他所受到的傷害、失望以及被壓制的怒氣。他抨擊"這場低劣的冠軍賽"以及它所缺少的"團隊精神"。A型血的人需要別人在背後給他安全感,並且必須感覺到與他一起的團隊的安全感。


  他與聯邦總理之間的緊張有目共睹,而在這種情況下,A型血的人只有兩種可能的做法:好鬥地為自己爭取一切,或者退讓。
  拉方丹沒有立即公開解釋他引退的原因,因為一個A型血的人被逼到底線的時候,就會不受控制地吵鬧、沖動而且易受傷害。因此,必須先把激動暫且擱在一邊。評論家們的意見一致:"無論如何,拉方丹都想避免引起轟動。"或許他積累了太多的不滿以及失望,所以他最後只堅持完全引退。這些行為是非常典型的A型性格的表現。這個薩克森人"堅決要求,互相的批評應該兩個人私下進行"並不是偶然。但是施羅德違背了這一點,並沒有支持他,對此拉方丹感到失望與痛心,這讓A型血的人很長時間內都不能夠忘記。他十分痛苦,生悶氣,並且以引退來懲罰他們。

贊助商連結

喜歡這裡 點個讚給我們鼓勵